徐少強 Norman Chui

 

個人資料
影視作品
採訪報道
相冊收藏
微博留言

 

個人資料

 

姓名徐少強
粵語名:Tsui Siu Keung
英文名:Norman Chui
花名:徐大俠
籍:廣東新會
家庭成員:父母,一姐一兄
出生日期:1950年10月16日
星座:天秤座
身高:5呎11吋(180cm)
語言粵語、國語、泰語
愛好的運動:游泳


職業:演員
出道年份:1973年
入行前職業金融公司會計管理客戶的股票、黃金、證券等投資。
演員培訓邵氏演員訓練中心第三期畢業
荣誉:泰国最受欢迎香港演員、泰國電視最佳男主角獎、2006年度中美文化魅力人物最佳港臺藝人獎、香港最令人難忘的十大銀幕形象(雲飛揚)
簡歷:曾在邵氏電影公司、麗的電視 / 亞洲電視、北京星泽國際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等簽約。目前為自由演員。


婚姻與子女
第一任夫人(1975-1977):張小鳳
無子女

第二任夫人(1978-1986):何淑寬(阿Joe)
長子:徐梓耀(導演、編劇。1979年7月14日出生

第三任夫人(1982-1988):嚴慧明(Sidney/雪梨)
次子:徐偉棟(演員、歌手、主持人。1983年1月27日出生
三女:徐頴堃(演員、模特、主持人。1987年6月4日出生

第四任夫人(2005-至今):娛樂圈以外女士,保護隱私不公佈身份。
四女:姓名保密(未成年,2005出生
五子:姓名保密(未成年,2011年出生

 

 

 

真相闢謠 Q&A

 

  幾十年來媒體上有關徐少強老師一家的謠言四起,而老師本人和家人性格又低調,不願意浪費時間精力與無良媒體正面槓,對於謠傳難以較真澄清。
  雖然我們都很討厭面對低俗的八卦,但是真相沒有人去揭露的話就一直會有不明真相的群眾被謠言蒙蔽。在這裡我們將網絡上常見的相關奇聞軼事統一收集回答請願意尋求真相的粉絲以此為準請喜歡徐老師的大家從我做起,向身邊擴散真實消息
  以下闢謠資訊全部來自亞洲電視官方資料、徐少強老師訪談和徐少強老師相關親人自述。相較於花邊媒體和網絡的多年訛傳,真實性有權威性。
  一刀同盟會真情提醒:八卦千萬條,良心第一條。造謠不納稅,親人兩行淚。


Q1:1979年《天蠶變》主角為什麼忽然從徐少強換成顧冠忠了?真相是什麼?

A:麗的(亞洲電視前身)剛開始拍攝《天蠶變》的時候,徐少強還是邵氏的簽約演員,是被麥當雄(當時麗的節目總監)以借將方式“借”到麗的拍電視劇的。最初麗的與邵氏商議《天蠶變》拍攝三十集,但後來因劇集氣勢如虹,亞視臨時決定趁熱打鐵再添三十集,拍成六十集。
可是這時的徐少強已按先前三十集的計畫接下了其他的電影片約,分身乏術。當時大家想了很多方法讓劇集可以順利地邊拍邊播,包括選出身形與徐少強相似的葉天行擔任替身代拍,結果連葉天行也忙到累病了。《天蠶變》加碼之後每天都有六組戲等拍,最高紀錄是連續開工十三天無休,徐少強在廠景和外景之間趕場,外景是早上六點到夜裡,廠景是下午四點催著通告,當年通訊又沒有如今發達,無法及時通知,同事就以為徐少強遲到早退。
  當時徐少強已經在兼拍嘉禾電影《名劍》,麥當雄派數名大漢闖進嘉禾找他,要他返回麗的拍《天蠶變》,讓徐少強很不高興,覺得麥當雄做事像黑社會,互相產生了不快。徐少強答應復工之後,亞視高層施南生到化妝間找他,叫他可以不用拍了。沒辦法之下,麗的讓顧冠忠頂上,說雲飛揚苦練天蠶神功,破繭而出變成了另一個樣貌。最後,十四叔張瑛從中調解,徐少強答應為麗的拍十集《禿鷹》,不收片酬,只收車馬費,算作和解,和氣收場。這些都在亞視金牌監製之一的蕭若元那裡得到證實。
  麗的作為製片方,希望自己的演員隨時服從安排也是人之常情,但是當年的通訊落後,溝通效率不比現代,各項安排有衝突,徐少強又不愛逢人就為自己解釋,結果造成多年的誤會。


Q2:代替徐少強演出雲飛揚角色的顧冠忠,他們是競爭關係嗎?

A:從來不是。兩人同為邵氏出身的“大俠”,徐少強分身乏術難以拍完《天蠶變》的加拍部分,是親自推薦顧冠忠接任的。
  直到2018年,顧冠忠的夫人陳允還在社交平台上感謝徐少強當年的熱情推薦讓顧冠忠有了一個好機會。和金庸人物一樣,本來影視中同一個人物角色就可能有好幾名演員都將其演繹得經典。兩人是好友,不存在為角色競爭。


Q3:有媒體傳說徐少強是收了對手TVB的賄賂,才故意跳票《天蠶變》玩失蹤的,是真是假?

A:純屬謠言。麗的/亞視和無線是相互競爭的電視台,就好比如今的阿巴巴與騰訊一樣,是業內話題的源泉。舊時的港媒為了製造噱頭,喜歡拿它們之間的競爭大做文章,後來者就以訛傳訛。被謠傳行賄黑對手的友台無線,確確實實與這件事完全無關。
  當時亞視方面的監製人員“抓”不回徐少強,吐槽“一定是有人指使他躲起來啦”,是指覺得嘉禾讓徐少強別管麗的“抓人”,躲避《天蠶變》續集的催拍,只管把《名劍》拍好;想不到這句話被後來的媒體給訛成了“無線給他錢讓他玩失蹤”,一謠傳了四十年。
  徐少強在幾十年的影視生涯中,基本從未在無線拍攝過劇集。演出作品中唯一在無線播放過的電視電影《英雄重英雄》,是錄影帶公司拍攝,無線外購的作品
  與之相對的,在《天蠶變》之後,徐少強仍然不斷與麗的/亞視合作,在1979年到1999年的20年間裡留下了《琥珀青龍》、《碧血青天楊家將》、《飛傳》、《劍嘯江湖》等大量膾炙人口的電視劇,擔任許多主角和正面人物,而且在之後的《天蠶變之再與天比高》中重新演出大俠雲飛揚,與麗的/亞視之間完全不存在交惡的任何表現。


Q4:為什麼會有人說“徐少強把古龍喝死了?”事實究竟是怎樣的?

A:徐少強與古龍同樣愛酒,又經常拍古龍武俠改編的影視劇,是古龍的好朋友之一。
  古龍一向嗜酒如命,七十年代肝就出了問題,1980在北投與柯俊雄的手下因敬酒起誤會被砍傷,輸血時染上肝炎,從此健康更形惡化。1984年中秋,徐少強在臺灣拍攝《楚留香》,古龍請他到自家做客對酒。結果古龍先醉,還被好友徐少強調侃了一下,大為不服,一定要拉他再拼一次。
  1985年6月,古龍的幾位臺灣編輯朋友們為他作壽,結果古龍不顧大家擔心他的健康,偷偷與電視的幾位高層和女星相聚飲酒,放了朋友們鴿子。朋友們為了給他個教訓,之後古龍補請宴席的時候也故意晾他。古龍自覺失了顏面,賭氣將桌上烈酒一飲而盡,致使食道再次破裂,吐血如噴,在昏迷了兩個月後不幸離世。
  徐少強在香港聽說這個噩耗非常惋惜,半內疚半自嘲地說“早知道古龍會死,(去年)就不和他對酒了。我朋友都開玩笑說我把古龍喝死了。”遺憾地表示好友古龍的去世對整個武俠界是很大的損失。
  然而,媒體和網友們曲解這番話,紛紛把矛頭指向了徐少強,認為徐少強作為好友沒有體諒古龍,反而任由古龍與其鬥酒,因此製造了“徐少強喝死古龍”“古龍與徐少強對酒後很快就去世了”之類的誇張標題。
       古龍的去世固然令人遺憾,但是與徐少強確實沒有直接關係。如果古大俠知道他的生前好朋友一直以“古龍之死”的名義被媒體抹黑碰瓷,一定也是相當不高興的啦。


Q5:徐少強和女演員雪梨之間的感情往事一直被吃瓜群眾傳得紛紛擾擾、版本多變。到底存在不存在“徐少強故意忘帶離婚證,不肯與雪梨結婚”一事?

A:這是誤傳。
  當事人確實去過婚姻註冊處預約,但是當時徐少強與前妻阿Joe根本尚未辦妥離婚手續,也就沒有取得離婚紙,香港法律當年已不允許重婚,因此不可以預約登記。到他和阿Joe搞妥了離婚,雪梨又提出了分手,兩人最終無緣走入婚姻殿堂。
  雖然還未與前妻離異就與雪梨在一起在道德上是錯的,然而並不存在“故意不帶離婚證明”這回事。媒體製造蠅營狗苟的事端是不妥的。


Q6:徐少強和雪梨的分開,真的是因為媒體傳說的“始亂終棄”“出現小三小四”嗎?

A:八十年代末,電影市場從武俠潮流轉向喜劇片和城市文藝片。徐少強並不擅長演這些,工作不順利,在電影轉型期沒有辦法很快賺到錢,但是又要為生活與兒女繼續開支,就只能賣車賣表。徐少強工作壓力大,經常和好友們一同喝酒,雪梨對此很不滿,加上兩人年齡差異較大,性格也有很大不合,最終雪梨在1988年提出了分手,在某一天帶著一雙兒女不告而別回了娘家。
  徐少強深知雪梨性格倔強,一旦她作了決定就很難追回,只能將所有的東西留給雪梨後一個人只拿了幾件衣服搬了出去。雪梨離開之後,徐少強和子女們見面的機會不多。但雪梨也經常帶一雙子女出來見祖母,讓她享受一下兒孫之樂。
  當年港媒競爭激烈,報刊習慣以誇張尖銳矛盾為話題來引人關注,求得閱讀量。再加上民間群眾常根據自己的偏激觀點來理解事情,很多事就一直不斷被攪濁。兩名成年人感情自發,好聚好散,即使當年年少輕狂有錯,也只有當事人和相關家人自己有權評判。


Q7:雪梨是不是真的像媒體說的一樣一直對徐少強心懷怨恨?

A:並不如此。他們依然是朋友“雖然已經不是愛情了,但是仍是我孩子的爸爸/媽媽”,“我一生中最中意的人還是他(徐少強)”。搭檔拍戲可以坦然處之,見面也可以調侃幾句,對彼此的影視發展也通過子女關心瞭解,沒有任何互相怨恨。
  雪梨是一位優秀獨立的現代女性,希望網友不要被媒體的嚼舌帶偏,對她有怨婦、棄婦的負面歪曲印象。粉絲如果以愛她心疼她的名義,卻把她看作需要被可憐的受害者、或者對她付出過感情的孩子他爸進行謾駡,一廂情願代入個人情緒,覺得她是瞎眼看錯人,當事人可是非常困擾的 。


Q8:徐少強與子女的關係到底如何?

A:目前,徐少強經常與身為導演的長子梓耀、身為演員的次子偉棟、女兒穎堃一同合作拍攝影視作品。父子父女之間經常在社交平臺po出拍戲、聚會的照片。這幾名同父異母兄弟姐妹也相處的十分融洽,一同演出工作、一同食飯、慶賀生日,感情很好。
  媒體胡亂編造的“雪梨和子女與徐少強斷絕來往”、“徐少強拋妻棄子不認孩子”、“兒女們不認徐少強”的謠言在現實裡完全不存在。


Q9:曾有報導書寫徐偉棟賭氣表示“沒有父母照顧的小朋友一樣會很優秀”,來證明他曾和父母關係疏離。事實是怎樣的?

A:這是媒體將採訪內容斷章取義。
  偉棟的前文是“父母恰好是演員這行的,有的父母(身為明星)會照顧(提攜的意思)自己的小朋友,提供一些(業內)機會但是我想靠自己努力,沒有父母照顧一樣會很優秀。”
  明明是偉棟不願依賴“星二代”身份,不願靠父母打點關係,想靠自己的才華和努力來在演藝圈出人頭地,是很有志氣的表現,卻被媒體故意說成和父母關係不好,這樣歪曲他人親子關係實在是不應該。


Q10:曾有報導書寫徐穎堃說“在成長中見到爸爸只有幾面”,因此覺得徐少強是個不管子女的壞爸爸。事實是怎樣的?

A:這是媒體將採訪內容斷章取義。
  穎堃的前文是“在我們移民去加拿大的那幾年裡,見到爸爸只有幾面,只能靠電話聯繫”。地理環境的前提和親子的想念都被故意省去,寫成徐少強對子女缺乏關懷,這樣的春秋筆法可以說非常惡意了。
  穎堃在童年回憶裡寫到過各種有趣的往事:爸爸比媽媽買東西大方。移民加拿大前爸爸把他們兄妹接去住,買了好多禮物。小時候每星期只有週末可以和爸爸團聚,每次非常不捨,因此還被爸爸取笑是愛哭的扁嘴鴨……等。這些溫馨的親子關係被媒體全部忽略,故意製造矛盾,對當事家人很不負責。


Q11:有媒體和網友傳說徐少強不給子女生活費,雪梨和孩子全靠米雪接濟,有沒有這回事?

A:徐少強知道子女要同母親雪梨移民後,一方面不捨得他們離開,另一方面又支持他們在當地優良的教育環境下成長。他對一雙兒女一直照顧有加,當年是每季支付十五萬港幣供養兒女,用支匯形式按季電匯給外婆(雪梨的媽媽)。因為雪梨經常回港拍戲,時走時回,小朋友又理財無方,老人家處事細心,家用自然由她掌管。
  學成回港後,因為姨媽米雪的房屋較大又有工人,居住條件更好,穎堃與姨媽米雪同住,感情也很好。但是一直都並無“爸爸不管,姨媽來養”的事情。
  幾十年來被嚴重詬病的“徐少強從不給生活費”其實只是民眾因為同情雪梨而臆測、甚至純粹為了洩憤而產生的片面謠言。


Q12:網路上有謠言“徐少強妹羅雲琦”製造緋聞。無關閒人借題胡亂發揮,粉絲則都覺得很反感這樣的炒作,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A:羅雲琦是一與徐少強合作拍攝過幾次網路電影的新生代女演員。吃蛋糕慶生、機場接機等活動全都是當時整個劇組一同進行的集體行為,本來是並不存在過於親昵的個人交往。
  整件事一開始是影視宣傳公司人員為了製造噱頭引起的炒作,結果在自媒體的傳播發酵、添油加醋下變得非常歪曲,令徐少強老師十分生氣,也給兩名當事演員帶來很大的名譽損害。事後羅雲琦也已經對徐老師澄清了這純屬記者胡亂編寫。在不擇手段的流量時代,請自媒體高抬貴手放過一把年紀的老戲骨吧!


Q13:目前徐少強的個人生活和工作狀態是怎樣的?他性格低調,粉絲們在網路上缺乏他的真實消息,就容易被媒體謠言趁虛而入。

A:工作方面,徐少強老師目前在中國北京定居,在內地市場穩定地繼續著演員工作,每年都有不少新的影視作品,不僅主演許多霸氣反派boss,也演出諸如霍元甲的父親霍東閣、方世玉的父親方德、努爾哈赤、諸葛世叔等許多經典、正面的人物。
  個人生活上,他與內地籍妻子于2005年結婚,目前有一女一子,一家人感情很好,生活穩定美滿。
  想看到徐老師最新動態的粉絲們可以關注一刀同盟會微博,徐老師的新劇和活動情況都會更新。